04 08

一个人的主旋律:守着黑夜过

Posted in 2017
此文章分类在

心情

“耳机,你不要那么没有自信,你的能力我是清楚的。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打击很大,但是还有我在支持你呀。”------安妮

原本的计划是毕业两年后在公司内部转岗,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我在我意料之外的时间点离职了。

是的,我被抛弃了。

2.28 日拿到我心心念念一年半的专属工牌,结果却在 3.1 日得到消息说「你被解雇了」,其实这一切在我的意料之中,而我却一直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老大会把我留下,最后,还是没能逃脱职场生存法则。

我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侧脸的眼睛已经红了,我和他一起在楼下漫步,他开始啜泣,然后开始怒骂,用脚踢长椅,认识他一年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失态过,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侧脸竟然会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这一刻起,我决定把他当兄弟。一边安慰他,一边自己强忍着委屈,不然自己哭出来,毕竟两个大男人在路边相拥而泣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让我没有想到的事情是侧脸竟然想自己主动离职来换取我这一个被裁员的名额,领导同意了,但是我没有同意。一方面我觉得即便我留下,如果再有下一次裁员,也还是我走,何必又欠下侧脸这一个人情呢?;另一方面,我还是有点骨气的,既然你选择放弃我,我又何必再说什么报答知遇之恩呢?

这一年半,是我职业生涯的开始,是我过得最充实的日子,也是我过得最痛苦的日子。失业的这段日子,找工作是主要工作,投出了接近一百封简历,只收到了一份面试邀请。收到面试邀请的时候,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因为,最起码这也是他们对我的一点点肯定吧,即便我没有产品经理方面的经验。

但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依然还是睡不着,一直有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我的坚持到底是不是错了。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给新人机会?或者说,我是不是应该听妈妈的话,回去考公务员,虽然工资不高,但起码不用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在外面守着黑夜过吧。

那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待在外面?

我也在问我自己,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待在外面,可我没有找到答案。居无定所,孤苦无依,这些词好像都能用在我身上吧,我知道,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这个时代所造就的悲剧,大学所学的专业(或者工作后所从事的行业)让我们在家乡不可能找到工作,也就不具备在家乡生活的资格了,只能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挤破脑袋往大城市去,和几个人合租在一套每平方米售价几乎相当于我们一年工资的房子里面。吃着外面的地沟油,没日没夜的加班,各种职业病缠身,二十多岁的年龄,四十岁的身体。

两个人才是生活,一个人只是苟活

我只有那么一段历经一个多月的恋爱经历,老实说我还没有体会到恋爱带来的甜头。但我身边的那些情侣几乎都是一起在一个地方工作,生活和工作都会有一个人和你分享。「城市空巢青年」和「单身狗」这两个词真的是非常形象,孤单寂寞,也只能蜷缩在墙角抱着自己。

压抑的城中村

密密麻麻的小楼房,没有阳台,只有窗户,但是窗户基本上是没有太阳的,蚊虫老鼠蟑螂成患。为什么我们离不开,因为这个地方是性价比最高的居住地。就如同绿皮火车没有被取消的原因,其实它们是「农民工专列」,如果你问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便宜。我前面说这一年半是我这二十多年了来最痛苦的日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居住环境。

人,说到底还是一个群居动物

即便我对亲戚再怎么冷漠,可我也是一个人,我也希望在我寂寞,难受,痛苦的时候有人能拍拍我的肩膀,给我鼓励,但是这些话,我又如何能够在我爸妈面前说得出口。大不了一个人守着黑夜过吧。

爸妈对我的要求越低,我越是难受

从考大学开始,爸妈对我的要求就开始逐步放低,我知道你们是怕我压力太大,但是这会下意识让我觉得你们是对我没有什么希望了。可是我也很无奈,我想要得越多,越发发现,那不过是我痴心妄想罢了。为什么焦虑?不过是我急于过「标配」的人生罢了。可又有几个人能够活得自由自在呢?

对不起,也许又要让你们失望了

坚持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该何去何从?这一次,我又开始质疑自己了。本命年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

凌晨发了一条推特:快点摆脱这样的日子吧,其实我也想好好生活的。

可能以后可以这样和大家开玩笑吧,「帅的人都早(上)睡的」,好啦,写完这篇日记,我想我也应该能睡着了吧。

残照以为记

谈不上多深刻,但试图说人话。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