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13

米粉是只猫

Posted in 2019
此文章分类在

心情

我曾经是一名魅族粉丝,现在我养了一只叫米粉的橘猫。

这是我经常自嘲的一句话,手机圈的人应该或多或少都知道这两者放在一起有什么意义。

2017 年 11 月 22 日,前同事给我发来一只截图说,这只猫是深圳一个女生捡到的被遗弃的小猫,你要不要领养了?我纠结了五分钟,发照片转发到室友的群里,室友表示支持,于是在当天晚上,我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喜当爹」了。

恰巧,救助它的女生送它过来的时候我正好在家吃米粉,刚从笼子里面放出来的它一点都不怕人,我叫了一声米粉以后便径直走过来闻了几下我的碗,我说,好,你就叫米粉了。

那时候它才三个月左右,只有巴掌大小,用一只手就可以托起来。刚开始我们生怕它会怕生,说话走路都很小心,结果这家伙一小时以后就熟悉了环境,并且赶条跳到我们的腿上趴着睡觉了。听着它咕噜咕噜的声音,突然感觉这个小家伙和我有了一丝说不出的联系。

随着它渐渐长大,我逐步意识到,小猫和小孩儿一样,都会变得越来越活泼好动,同时也会变得更加警惕。并且在成长过程中会不断学会一些与众不同的专属技能,例如:开抽屉。

米粉是我和我的室友公认到目前为止见过最聪明且调皮的猫。它在早上六点钟左右会准时挠门叫我起床,我想可能并不是饿了,而是因为我起床的时间就是这样;下班回到家,无一例外都在门口等着我,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亲热地叫着。可能是白天我们都不在家,所以它用了整个白天的时间去养精蓄锐,一到晚上就开启了「打鸡血」模式,上蹿下跳,一刻不停。假设我躲进房间,客厅没有人陪它,它会用爪子挠门,让你觉得如果它足够大,一定会拆掉这扇门的感觉。

从我记事起,我的外婆就一直有养猫,并且大多都是橘猫,只不过她养猫的目的是为了抓老鼠。谁也没有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也和外婆一样,养了橘猫。

我之前在米粉生病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那时候我很焦急。但我后来觉得,是我太过紧张了,猫的脑神经元的发达程度比不过一个两岁人类婴儿,并且没有自我意识,也没有二级感情。但是,猫对于自己认可的嗯的亲热和接纳却是实在和真切的。譬如,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米粉就趴在我的电脑桌旁边的猫抓盆里面,间或抬起头来看看我在做什么。码字的间隙,会让我觉得米粉是不是在看我还在不在这里,抬起头看到我以后就放下心来了。

关于猫,有很多你无法想象的事情:

  1. 身体柔韧程度极佳,「碰瓷」以后会把身体扭成麻花状,并且嘴巴里传出极度舒适的呻吟声,这在人类的认知里,简直无法想象;
  2. 都说猫和狗都是很敏感的动物,但是,只要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能安然入睡;
  3. 对运动的物体,譬如昆虫、玩具等等,拥有非常强烈的捕捉欲望,并不一定为了吃掉,而是不停去戏耍;
  4. 有人说,猫的舔、蹭、咬都是表达亲热的方式,但我至今无法接受「咬」,这可能是我的问题吧;
  5. 睡觉的时候偶尔会出现人类做噩梦一样的那个应激反应,我估计它自己应该是不知道的。


关于米粉的聪明或者个性:

  1. 喝水的饮水机永远不喝冒出来的水,只舔旁边流下的水;
  2. 饮水机没水时,直接用爪子掀起饮水机盖;
  3. 经过鉴定,它应该是我见过的猫中男高音,叫声持久且绵长;
  4. 即便我不小心把猫砂盆关在了外面,它憋不住尿,也从来没有在其它地方尿过,只会尿在自己的猫粮盆里面,当然,执行这一操作时,猫粮盆里面是没有猫粮的。


都说,猫并不认为你是它的主人,但猫应该也不仅仅是把你当成喂食铲屎官。在我看来,猫和人这两种并无关系的物种,是由于城市化的进程而走到一起的。虽然,两个物种之间智力和外形差距极大,但这并没有对两者造成影响,反而促进了两个物种走的越来越近。

当米粉窝在我的怀里咕噜咕噜睡觉时,我会有一种错觉,感觉我们彼此就是对方的全世界了,但显然不是,至少,它不是我的全世界,而我应该算是它的全世界吧。很奇妙,不可言表。

在养它一年半多的时间里,我的父母不止一次试图说服我,让我将米粉送给可靠的朋友养,他们的理由是,猫的寿命相对较短、切易夭折,而我又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担心它有一天突然离开,我会受不了,我都非常坚定的拒绝了。

起初,在米粉非常闹腾的时候,我也气到脸红脖子粗,扬言要揍死它,也有好几次想要放弃,但后来我发现,它对我而言,不仅仅是我养的宠物,不仅仅是一只猫,更重要的是,它让我看到了我自己对于「责任」的理解。

后来我才发现,我比预料中的自己更有毅力。我不知道我能否陪着它走完它的一生(十几年也挺遥远),即使以我自己的生命来度量,我也不过就四五个十几年而已。对于我这样讨厌承诺的人来说,我压根不能确定明天这个时候我还会不会和他在一起,但是无论如何,至少这一刻,在这个房间里,我在灯光下码字,米粉在桌边打着呼噜,我们共处于这个小世界,互相陪伴,并成为对方生活的一部分,这件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我还听说,猫的记忆能力不强,不会像狗一样,这时候会想,如果它忘记我了,我会不会难过。转念一想,假设真有这一天,忘记了也不见得就是坏事,这样,至少它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难过,这样想想,我也安心多了。

以上,
晚安。

残照以为记

谈不上多深刻,但试图说人话。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看到最后的动图,脱口而出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