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19

返乡(一):家乡的新鲜玩意儿

Posted in 2018
此文章分类在

心情

起初,这个春节我是不打算回家了,但最后,我还是回家了。

因为,我的外婆还健在,这是家里的唯一一个老人了,出来一年都没有见上一面,还是应该回去看看她,陪陪她。

但是回来以后,我发现我竟然完全不适应家里的环境了。

前天,一个多年未见的长辈来到我外婆家,看到我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这么胖了?(这句话用我们家这里的方言说出来,有一点嘲笑的感觉)」接下来的聊天就是不停说他的女儿读书花了多少多少钱,明年还要出国之类的话。

我在这场对话中,没怎么说话,但是心里有两句想要说出来,但是碍于家人的面子问题最后没有说出来的话:「长辈了不起?都不会说人话?」

有人说:你在外面待久了,缺乏了对家乡的包容心。但我认为这不是我没有包容心,而是它们对于这些事情的忍耐下限太低了。

好了,简单讲讲这家乡近几年出现的几个新玩意儿吧。

二十岁才第一次进电影院

二十岁之前我没有去电影院看过电影,一方面是我家所在的乡镇没有,另一方面是从来没有去过,有点怕。

第一次去电影院是因为在前年开了一家电影院,我兄弟请我看了一次电影《澳门风云》。

第一次去电影院,很新奇,但是体验其实并不怎么好:

  1. 不能网上订票;
  2. 漫天喊价,比网上贵一倍以上,爱看不看,不看拉倒;
  3. 电影院里面对话、打电话、小孩子哭闹、开闪光灯拍照,各种奇葩情况层出不穷;
  4. 更奇葩的是,座椅满了以后,运营方还增加座位……(就是那种塑料椅子);

过了春节的电影院是怎样的呢?

  1. 15 元一张票;
  2. 想看啥就给你放啥;
  3. 经常包场;

所以,想想这种电影院能活下来也是很不容易,我就暂且体谅一下吧。

一小时一趟的公交车

这年头什么钱最好挣?政府的钱最好挣

家里今年开通了「公交车」,我妈妈当时和我说,可以坐到我们老家了,我还蛮开心的,终于不用看客车司机的脸色了。

昨天我想坐一次公交,很可惜,我压根没有感受到坐公交是怎样的体验,因为我等了四十多分钟,压根没有等到车。

在站台等车的时候,站在我旁边的那个大叔,一直在向他的女儿(可能是他女儿)介绍这一年家乡的变化,满脸自豪。不知道当他知道这个公交车的背后实际上暗藏着一个吃空饷补贴的事情的时候,是怎样的想法。

实际上,这个老板领取的是了国家 20 辆公交车的补贴,而这个老板只配置了 8 辆公交车。也就是说,他可以白白领取国家 12 辆车的补贴,多爽呀。

一个小时都等不来的公交车,一天有几趟我不知道,在春节这种时候都不能满负荷工作的话,当大量的务工人员都外出以后,一天有没有一趟都是一个未知数吧。

繁华背后是什么?

都说我家乡是咱们市的明星镇;说十几二十年前,我们这里的高中在全市排名第二;我们这里有着一个产品还能出口到国外的玻璃厂。

但是现在呢?

玻璃厂依然是玻璃厂,冒着黑烟的烟囱依旧存在,只不过位置搬迁了,搬到了一所乡村小学旁边。

除了看得到的黑烟,那些看不见的污水呢?起初是直接排放到乡里的小河流里面,后来政府管制,又不想花钱升级设备,就打深水井,将污水用高压水泵压到地下去。

政府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能带来税收,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招商引资多数都是这样的工厂。

学校呢?

县里不重视,将资源倾斜给了县里中学,镇上的老师陆陆续续调走,学生成绩也一年不如一年,生源也越来越差。

终于,学校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搬到了县里。学生没了,老师没了,那些人的母校也没了。然后学校附近的街道、商店一下子就没落了,小时候经常去买篮球和买书的书店也都陆陆续续关门。我甚至都没有办法在街上买到一本当月的《青年文摘》了。

最后

我不是看不起我家乡的这些人和事,我只是觉得它应该能够更好,而不是现在这种样子。

我的父辈和我都生活在这里,我虽然从这里走出去,但还是会一次次走回来。

一千公里的返乡路,三百多个日夜的思乡情,我怎么能嫌弃我的家乡呢?

残照以为记

谈不上多深刻,但试图说人话。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